2010年7月23日 星期五

2010年書展

- 只有youtube片源不太清晰

- 話說在惡搞之前猶豫了一會是不是應該這樣做w

- 因為這位人兄被一眾人恥笑已經很可憐w

- 我不應該落井下石才對,可是又覺得很好玩(掩面

- 那麼喜歡扮靚模我就幫個忙替他圓夢

- 嘛,他這樣做的確是很出位,但我倒是很佩服他的勇氣和恥力,能毫無掩飾地展現出自己對偶像的愛,至少我做不出這種事情

- 老實說這些靚模的所謂賣肉根本還不到家,賣肉,也是有很深的學問

- 隨便一本H漫也比她們的寫真集有深度w

- 還有,真正的宅根本看也不會看她們,老是宅甚麼女神的亂叫真的蠻討厭

坦白說我對這些靚模實在毫無興趣,一來口味輕得要命,二來三次元完全萌不起來,至於健康或是色情與否根本沒有一定基準,正如我的惡搞有人覺得好笑,有人覺得很爛,一堆人為了這件事不斷在吵其實非常無謂,兩方也只是以自己的觀點去吵,這樣就算再吵一百年也不會有結論,我認為健康與否是基於觀看的人,而不是根據一個固定的基準。
食色性也,人之常情,關鍵是在觀看者的心態,如果觀看者心智未成熟,那絕對是觀之無益,就好比你給一位初學者一本武功秘笈,他沒有根基而練功練至走火入魔,靚模也是一樣,雖然有人以健康的心態去看待,但心邪的人也為數不少吧?
很不巧書展是任何人也能進場的地方,所以一眾靚模對心智未成熟的人做成影響是不爭的事實,而且一進場就連通道也被阻塞,我不管你健康還是不健康,光是阻礙及影響到別人就已經是不讓你們進場的理由。

「我們很守紀律,很健康,為甚麼不讓我們進場?」應該改為
「我們要爭人氣,多宣傳,為甚麼不讓我們進場?」

說到底靚模所求的只是名和利,我不是說追求名利不對,身為模特兒想要更高的曝光率和知名度是很正常的事,尤其是再漂亮的人也有人老珠黃的一天,在自己還有本錢的時候拼命努力絕對沒有錯,但一群靚模在書展內舉辦殺必死大會,既阻塞通道,又影響到家長和小孩,而自己只是一味說「我們很健康,很守紀律,錯都在管理不善的大會」實在太橫蠻了點,你們不是沒道理,但怎麼不想想一群人迫在一起有多難管理?而你們正是讓一堆人擠在一起的原因。
有點道理,不代表你是完全理直氣壯,在一場糾紛之中請先檢討一下自己,再去說別人的不是。

大會不讓靚模舉行簽名會其實很對,不談阻塞通道的問題,簽名會的原意是作者和讀者之間的交流,當中當然有宣傳成份,但讀者會去簽名會是因為被作者的才華吸引,而靚模有甚麼「才華」吸引讀者就不用說了吧?
當然你可以說肉體也算得上是「才華」,但漫畫小說等刊物全都是屬於創作的一種,有的作者文筆超卓,有的畫功漂亮,總之書的內容是和作者的創作力有關,可是穿三點色拍照算得上創作嗎?
就當攝影師有高超的攝影技術,書中的設計也是經過精心設計,但這些都是靚模設計的嗎?出席簽名會的應該是創作書籍內容的人而不是模特兒,「在書展搞模特兒簽名會」光是聽已經不對頭了吧?

宣傳是沒問題,但說自己很健康,很守紀律,在為書展增加人流就可以無視自己引發的問題?厚著面皮為了宣傳,硬要在書展做模特兒show引起非議,真的是最佳的宣傳方法嗎?
嘛,說不定把事情鬧大才是主要目的,畢竟那是取得知名度的最佳辦法。
如果是我的話,只要書能在書展裏賣就沒問題,寫真集真的不算甚麼,而大會只要把這類書放在遠離兒童刊物的地方就行了,何必多生事端?

題外話,變態/糟糕,也有高尚和低俗之分。
其實糟糕是一種文化,觸手、獵奇等等也是,問題是你以甚麼角度去看這些東西,像我就經常很正經的討論這些東西,我常說自己是變態,但變態也有變態的操守,我不會影響到別人,也不會硬要別人接受自己的一套,更不會把自己的糞說成是甚麼很健康的高尚藝術品。